阿清姑娘

我知道什么是暧昧,才分辨谁和谁般配

【博君一肖】我亲爱的肖医生(上)

文/阿清

-主治医生肖×实习医生博

-破镜重圆

-专业知识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这次换了个排版 不知道看着舒不舒服

-ooc归我 骂我不可以骂两个小朋友更不可以

 

 

 

我亲爱的肖医生(上)

 

 

最近肖战火气又大了。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言行中让人觉得...

 

远离肖医生,关爱你我他。

 

今天早上肖战照常去医院上班,院长就喊他过去谈话。原本以为手上病人出了什么事故,但没想到的是院长安排了一个实习生给他。

 

肖战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医院往年都会安排,他上一次手上的三个实习生,跟他学习了一段时间以后,最后主任给的评价都不错。

 

这一次肖战并没有放在心上,答应了下来,打算去检查病房。

 

“小肖啊。”院长喊住了他,“这一次你只要带好这一个就够了。”

 

肖战不解了但也没有表露出来,估计是院长的哪个亲戚来实习。

 

中午结束一台手术,肖战疲惫的不行打算小憩一会儿再去吃饭。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办公桌上放着一份便当。

 

估计是李医生带来的,用微信给他发了个红包,得到了李医生一个“?”的回复。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上午还好好的晴朗天气,下午就开始阴云密布。估计不一会儿就有一场暴雨将至。肖战叹了一口气,泡杯枸杞茶继续看病人病例。不过晚上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今天早上他看天气挺好,三十而立的肖医生怕自己常年坐在办公室身材走样,选择骑山地车到医院。自己公寓离医院不过十五分钟的路程,保护环境又强身健体,一举两得。

 

旁边的张医生看着天气也惊呼起来,她老公今天要出去出差,大早上顺路载她过来。喊了一声肖战想搭个顺风车。

 

“唉别提了,我想着强身健体骑山地车来的。估计晚上也回不去了。”

 

张医生随手剥了个橘子,“我俩都挺惨啊,要不晚上去隔壁火锅店搓一顿?然后再一起拼车回家。”

 

“行啊,我没意见。只要今天下午没有什么大手术就行。”肖战右眼皮从中午吃了那个便当开始就一直在跳,心里隐约感觉有大事发生。

 

 

雨越下越大,如烟如雾。雨水顺着树尖滴下,窗台上聚集起一滩积水。肖战伸了个懒腰,起身给已经见了底的杯子加水。

 

“小肖啊。”院长推门而入,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肖战正低头专注倒水,应了一声也没抬起头。

 

院长往边上站了站,拍了拍后面年轻人的肩膀,介绍给肖战,“这就是这次跟着你的实习生,王一博。”

 

手一抖,热水瓶“砰”的摔了下去,里面的玻璃碎的稀巴烂。肖战抬头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男生。

 

王,一,博。

 

“怎么了这是?”院长也被这声响吓着了。

 

肖战摇摇头,“自己手滑了一下。”抽出纸巾擦了擦桌上的水。待整理完案发现场,这才扬起一抹职业微笑与王一博握手认识。

 

“你好,我是肖战。”

 

“王一博,以后劳烦肖医生多多关照。”

 

肖战松了一口气,王一博和自己讲话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半点熟络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大学时候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学弟。

 

多年以前,肖战在医学院第八年准备毕业,那个时候王一博刚刚大二。自己的导师对王一博特别喜爱,肖战作为助教也多多少少有些接触。

 

听别人说,王一博赶来学校报道的第一天,就在高速公路上用专业知识救了一个即将临盆的高龄产妇。当时现场混乱,年代久远,至于具体细节肖战也记不清了。

 

见过面后,院长把人交到肖战手里,直接走了。一瞬间办公室里气氛尴尬,肖战不知道怎么开口,王一博是个慢性子。更何况在场还有第三个人——张医生。

 

张医生吃完橘子又开始啃起了苹果,咬的声音嘎嘣嘎嘣脆。打量了一下王一博,又扭头看了看肖战,“肖医生,你真幸运。这次给你安排的实习生真帅。”

 

“谢谢。”回答的是王一博。

 

肖战牵强笑了一下,然后对着王一博指了指墙上的规章制度表,“嗯那个..一博啊,你就先把医院的规章制度熟悉一下,然后晚点我带你去巡查病房。”

 

 

五点整肖战今天最后一次去巡查病房,后面跟着一个王一博。走到七号床,肖战看完今天检查的常规数据,对着老大爷笑的亲切。

 

“陈大爷,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胸口还闷不闷啊?”

 

“好多了,谢谢你啊肖医生。”陈大爷回应道,从水果篮里拿了个苹果硬要塞给肖战。

 

推辞不过把苹果接了过来,替陈大爷掖了下被子,对着身后的王一博小声说,“七号床的病人术中出现过室颤,术后护理防止并发症非常重要,你要时刻注意他的身体状态,让他保持充足的睡眠。跟他说话一定要小声。”

 

看到王一博的点头,肖战丝毫不怀疑。大学时候王一博就比别人记忆力好,学东西也比别人快。别人要花半个小时记住的专业知识,王一博只要五分钟。有人说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区别。可肖战知道,王一博在高三就已经开始学习这些,只不过等到真正要去学习的时候,他比别人稍微轻松了一点罢了。

 

巡查完病房,肖战带着王一博回了办公室。窗外雨还是下个不停,张医生早就换好衣服在等肖战回来,与他一起去吃火锅。

 

跟王一博安排好明天的事宜,肖战把办公室的钥匙给了他,“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家吃饭休息吧。”

 

“好。”这是今天王一博跟肖战说的第三句话,虽然有一句是他替肖战跟张医生说的。

 

肖战身心全都放松下来,这种冷淡的公事公办的相处方式最舒服了。他特别怕王一博去问他为什么当年自己一声不吭就退学去了别的城市。虽然他知道,王一博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性子,也没有对一件事情追根究底的耐心。

 

可当看到王一博和他之间保持着陌生的距离,肖战免不了一阵心酸。等到王一博走后他才跟着张医生一起离开。

 

 

新鲜的毛肚下了锅,火辣辣的汤底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下的蔬菜在里面各种翻滚。张医生生性豪爽,与肖战碰了一杯。

 

“肖医生啊,你和今天来的实习生什么关系啊?”

 

“没..没什么关系。”肖战慌张回答,嘴里还未咽下去的菠菜差点噎着自己。

 

张医生笑了起来,引得过道对面的隔壁桌往这边看了几眼,“你还骗我呢?我都结婚了,你和那个实习生的小心思我全看得出来。我猜猜,前男友?”

 

一猜就中。肖战不是个喜欢把自己私事拿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人,但被对面的女人一下猜中,感觉有些尴尬与惊讶。

 

“算是吧。嗯...我们还没有正式的说过分手。”肖战仔细想了想,说出了个比较完美的答案。

 

这下轮到张医生惊了,“这算什么...那你们今天还那么冷漠疏离?”

 

“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分开的原因也说不清楚。”

 

肖战不想多说,模糊带过继续闷头吃菜。张医生见状也没有多言,伸出筷子在锅里继续涮菜。

 

等到吃完火锅,雨也渐渐停了。火锅店里有免费赠送的柠檬水,张医生端了两杯过来,递给肖战一杯漱漱嘴。休息了一会儿,肖战见时间有些晚了,结完账与张医生一同离开。离开前还在自助借伞处给张医生借了一把伞。

 

 

老天还算是给面子,一直到回家都没有下雨。泡了个热水澡,肖战正准备上床休息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对面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

 

“喂?你是哪位?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肖战。”是王一博的声音。

 

肖战一愣,随后调整好语气,“一博?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你为什么今天要去跟那个女人吃饭?”

 

“什...什么?”

 

“你为什么今天要去跟那个女人吃饭?”

 

对面的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所说,肖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显然王一博也很耐心,他在等这个问题的回答,不管多久。

 

===tbc

 

评论(115)

热度(5950)